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

我们那凯歌下令人刺痛的贫穷

六朝核子研究所 2019-09-23 13:38:09

编者按:这次提到的贫穷问题,是我个人可以说是最关注的问题。但是真的抱歉很多时候我没有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之所以写这些,也是因为受到了网上某些事件和言论的刺激。相比于点赞和赞赏,我这次更希望得到您的转发,并非出于什么营销的目的,各位也都知道这是我自己弄着玩的个人公众号。虽然这次没有太多的分析和吐槽,文章主题叙述了三个真假之间的故事,即使有些不适,我想这也是一种现实。各位如想交流,后台或者直接留言都可以。感谢您的关注与阅读,希望终有一日可以能真的“用最柔顺的曲调,来刻画弯路里没路的人”。


图片来源网络。


? ? 每当我自诩“来自底层”去反驳滑稽的观点的时候,我总是要反思,我身处的阶层到底算不算底层?底层究竟是什么样的社会概念?当“贫穷”作为一种疾病顽固的存在于这个社会的时候,我们究竟应该抱有什么样的心态?


? ? 我很欣慰地看到,现在很少有人会像马克思勾画的资本家那样把贫穷统统归结为“懒惰”或者“愚蠢”。贫穷,往往并不是因为不努力,而贫穷所带来的痛苦也胜过青年人所标榜的痛苦。当我们终于愿意正视社会阶层之间存在的强大的阻力时,“贫穷”作为一种不幸也就获得了某种值得救济的正当性。


? “阶级固化”往往是我们逃避不了的一个重要课题,可中国的阶级到底是怎么分布的我想很多学者都有自己的观点,这里展示一个国外社会学家的中国阶层划分,个人觉得还是比较具有合理性。各位可以捎带着看看自己和自己的家庭处于什么样的阶层。


来源网络,个人觉得比较靠谱的阶层分析。


? ? 同样,不同阶层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个人的审美趣味,精神修养乃至思维方式,这并不是机械的阶级决定论,而是赤裸裸的现实。当我们看到UC浏览器或者腾讯新闻下面不忍直视的评论的时候,这种刺痛感就来源于阶级之间迥异的趣味与思维。同样的,当你感概一个天真纯朴的女高中同学如何成为网红主播的时候,同样体会一下这种因差异而产生的刺痛吧。


? ? 但令人痛心的是,我总是看到很多文章清楚地认识到贫穷作为一种疾病,但不是着眼于治疗,而是着眼于避免传染(或者说是放大这种对“不洁”的强烈抵触与恐惧)。我想,就算是不同的阶层,往往也需要理解,即使他们显得不可理解乃至于具有攻击性。需要理解,往往也并不意味着可以理解,但至少多了一份尊重。


? ? 我写这些东西,倒并不是想通过分析马太效应来论证“阶级固化”,也不是通过几个个例来阐述中国梦的无限可能。这样的文章我们能够看到太多了,这里我想胡乱讲讲几个自己有所耳闻的故事,让我们更接近贫穷,当然我以为的贫穷,很大算不得真正的贫穷。了解贫穷之后,也许你对于春节年夜饭桌子上那些喋喋不休着“读书无用”的亲戚,可以多一点理解和同情。


简而言之,社会层面的马太效应可以不恰当地归纳为“贫者愈贫,富者愈富”。


(一)南方?


? ? 故事发生在我国西南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全国贫困县,当然至少还是胜过了杨改兰的环境。许多老人家门上的扶贫计划和帮扶干部的牌子十分清晰,当我询问的时候,有人说,那挂的啥我不晓得,我又不认识字。


? ? 如同大多贫困的村庄一样,大多数青年人去了南方打工。一开始都是“体力工”,顾名思义,出卖劳力挣得微薄的生活费,仅仅够维持基本的生活。有机遇之后,成为“技术工”,掌握了某种实用的技术,收入会增加不少,然后有了存款,接着在村里置办二层砖房,娶妻生子,如果运气再好些,可以成为工头或者小老板,成为村里人艳羡的对象。


? ? 村里有户人家,儿子两个,大儿子去了南方的电子厂打工,收入还算不错,父母在家务农,顺带养猪养鸡。故事没什么波折,大儿子在南方每年回家一次,直到他查出了白血病,有趣的是,查出白血病的不只他一个,也包括他的几位工友。


? ? 故事没有维权,没有斗争,工厂给他了一笔钱就辞退了他,他就回到了家乡。“家乡”意味着不只是幸福与平静,还有糟糕的医疗条件。他没怎么治病就离开了,二十多岁的年纪。家里人草草办了丧事,而大儿子几年的打拼乃至那笔用命换来的钱都用来给二儿子娶了媳妇。


? ? 就我所知,越是贫困的乡村,往往对于彩礼,随份子之类的金钱无比重视,重视的结果是金额不断地提升,因此,娶媳妇的支出不仅在于聘礼,还有诸如“三金”“三电”之类的讲究,因此对于一个农村家庭往往是下血本的事情。


? ? 但是随着小孙女的诞生,一家人的生活似乎变得幸福一些了。故事里二儿子和儿媳依旧不会安心地守在乡村,他们也有对更好生活的向往,而唯一的途径依旧是去南方打工。二儿子头一次出去,来到了建筑工地,成为了一名建筑工人,出卖体力之余希望能够学门技术。好景不长,和水泥的时候被坠落的钢筋直接打穿,相比他的兄弟而言,痛快地交待了性命。


? ? 然后又是一笔赔偿金,儿媳直接果断,在南方跟别人重新组建了家庭,至今杳无音讯。孩子自然甩给了两位老人,两位老人也要艰苦地操持着生活,那位男性自然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关于他还有一件事,农闲时间他采来竹子编成竹制品赶集的时候卖钱,有次削尖的竹子直接扎穿了他的手指,他没去卫生所,找了点白布缠了起来,继续他的工作。


? ? 那位小女孩的生活我不知道,但是看见乱糟糟的头发和胡乱扎起来的辫子,看见脏兮兮且不合身的衣服和凝结在脸上的鼻涕,我感到了那种刺痛。老人头上扎着白头巾,一脸皱纹和尴尬的笑容,手里攥着阳光下金光闪闪的旱烟斗,满院子的鸡屎和等待晒干的玉米。


图片来源网络,对于中国的欠发达地区,这样的乡村并不少见。


(二)氧气管


? ? 我家在一座陕西小城,具有北方城市的很多特点。父亲是一名铁路工人,因此居住的小区都是铁路工人,认识的人也一样。也正如裙带关系盛行的国企一样,一个小小的车间主任,算是个惹不起的干部;一个局长,就因为职工的一句意见,就敢放话“把他给我调到看不见火车的地方”。不过这不是阐述的重点,按下不表。


? ? 铁路工人的待遇在小城市算是普普通通,也有自己独特的语言体系和办事礼节,许多人无论来自哪里一律讲着河南话,下班在小摊上吃着羊杂喝着烈酒,多数人一边吹嘘着自己的牛逼一边痛骂着现实。他们多数需要工作12个小时以上,还有夜班,时常有猝死的新闻在职工间流传,这也与许多人过度地依赖于烟酒来维持自己的精神与高强度的工作密不可分。而关于职工猝死的故事情节,往往围绕着“工伤”两个字展开。


? ? 的确,死了就是死了,同情虽然有但更多的倒是感慨自己。各种死亡往往围绕着心梗和脑梗,迅速而果断。而“工伤”则是对职工死亡的重要认定,是否因工作导致死亡,往往意味着赔偿金的有无,如果无,往往只有为数不多的抚慰金和丧葬费。


? ? 但对于部分以调度和运转为工作的职工,死亡往往与工作存在着模棱两可的关系。不容置疑,长期的抽烟,酗酒以及熬夜,很容易导致心脑血管疾病,但这是否直接与工作有关?于是制度规定,上班期间死亡属于工伤,那如果职工上下班路上呢?如果职工上厕所呢?古语有云“事在人为”,遇到这些情况,就是一个字“闹”,跟医闹一个道理,这也与制度漏洞之下的危机处理方法有着很大关系。故事开始前得普及个条文,职工在岗工出现意外,48小时之内死亡认定为工伤。


? ? A是一个勤勤恳恳的职工,除了不喜欢铁路工人例行的烈酒聚会之外,还喜欢围着楼捡别人喝完剩下的饮料瓶,自行车上挂这的袋子也常常塞满压扁的饮料瓶。他记得,饮料瓶最贵的时候一毛钱一个,最便宜的时候一分钱两个。妻子也是铁路工人,儿子当兵回来分配到了铁路上,这也是很多目前铁路工人的来源,因为运气不好(或者说关系不够)分配到了山里面的小站。


? ? 一如三十年内的每次下班,他留心着饮料瓶的时候翻了自行车,脑梗。很快路人报了120,把他拉到了医院。家属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紧急抢救之后暂时保住了一条命。但是,医生表示康复的希望渺茫,他靠着生命力和药物硬撑着。


? ? 他的妻子是位精明的妇女,在接近两天两夜的守候期间,除了关心着丈夫,同时还不断与单位进行着协商。当时间接近规定所阐述的48小时的时候,A依旧在勉强支撑着,如果不认定工伤,面临的将是巨额的医疗费,以及也许看不见希望的生活。她支开了儿子,在不断与医生交涉之后拔下了丈夫的氧气管,后来她没有哭,蒙在鼓里儿子哭得一塌糊涂。


? ? 后事办完之后,骨灰送进了墓地。领导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很快认定了工伤,不仅有了一笔巨额的赔偿金,儿子的工作也被安排回了城市。她一直寡言少语,铁路工人们背后议论的时候,纷纷称她为“能干的女人”。


图片来源网络,对于中下层的工薪阶层,“工伤”所意味着的巨额经济收入,对于他们而言无疑是一个家庭的唯一希望。


?

(三)贫困的三期计划怎么倍投


? ? 这次讲述的是两件小事,与其说是故事,不如说是两个画面。其中的三期计划怎么倍投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内心,如果用一种颜色来定义贫穷,色盲的我一定会选择三期计划怎么倍投。这些画面每次在我脑海里面重现的时候,那种刺痛感就迎面而来。


? ? 第一个画面,是在一家促销的超市,带鱼特价,民众哄抢。按说已经见怪不怪了,我当时就站在那群人的旁边。超市里的带鱼是限量的,而且是冰冻在一起的。我看见一个老伯穿着破旧的衣服拨开人群。抓起几条冻在一起的带鱼举得老高,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反复几次,带鱼分开了好几条。他紧紧地抓住大的那条,也不知道是用力过猛还是带鱼或是冰渣子的尖锐,冻结的带鱼划烂了他的手,他依旧没有停下来,反复多次知道双手都是三期计划怎么倍投的血,顺着胳膊流了下来。那个时候,我感到十分强烈的刺痛。


? ? 父亲站在我旁边,他没有那样的感觉,他告诉我,摔开之后,他不仅可以选择更大的带鱼,称重的时候还能减少许多的分量。我想,他们也经历过一样的生活。我甚至可以想象那么老伯对着妻子摆弄带鱼的开心,但是想到他手上的三期计划怎么倍投,我有些晕眩。


? ? 第二个画面,在菜市场的门口。B年轻时候是有名的混混,后来犯了事被抓了进去,过去铁路“世袭接班”的饭碗也就丢掉了。在狱中,妻子很快离开了他,出来的他似乎大梦初醒了一阵子,努力想融入社会但是前科一直困扰着他,除了出卖体力他毫无作用,日新月异的世界使得原先他的混混圈子都不愿意接纳他。接着他就染上了毒瘾,他的父亲,参与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士很快因病去世,虽然街头巷尾都说是他活活气死的。家里的房子似乎也很快在毒品的花销之下化为泡沫,我们都知道,他该死了,可是这个时候他居然顽强的活着。


? ?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成天在附近游荡,冬天的早晨,寒风呼啸。他穿着一件烂大衣,拿着一个玻璃杯,走到卖散酒的摊位上,花两块钱打一杯白酒,然后用五毛钱买了菜农品相最差的几个柿子,蹲在菜市场的门口,一口柿子一口酒。烈性酒麻痹神经的同时,似乎也能麻痹对毒品的渴求。他根本消费不起毒品了,所有人都绕着他走。柿子三期计划怎么倍投的汁水在他下嘴的瞬间喷溅了出来,那是我见过的同样令我晕眩的三期计划怎么倍投,他却津津有味。


? ? 再后来,听说他终于死了,跳楼自杀。街头巷尾的流言说,他爬上天台之后完全没有站在边上等人围观或者思考人生,一猛子就扎了下去,十分果断。


图片来源网络


? ? 我不知道这三个故事有没有触动你什么,我只希望至少能让你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何谓贫穷,贫穷的人又是怎么样的生活状态。这种贫穷是社会的疾病,很多时候我们不能责怪个人以及政府。但当我几个小时前碰巧看到网上有人义正言辞地指责自己的穷亲戚拜年的时候送来了什么奇葩礼品,自己怎么和他们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还想起了前阵子网上有人信誓旦旦地说杨改兰事件是一次境外势力的精心炒作,有人说自己的孩子不应该和贫穷的同学交往,有人指责说你们贫穷只是因为你们又蠢又懒,现在满地都是金子不去捞,有人大声指责底层人民好面子没素质。


? ? 我想,也许你们说的都是对的,他们无非升斗小民,改变不了这个社会。他们可能自私可恶卑鄙粗鲁野蛮无知无礼滑稽,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出生的时候,跟你一样是一个完整的人,他们同样向往着高品质的生活。我们需要的是不仅仅是救济,还有一种动机建立在理解之上的尊重。我不想像党一样讴歌他们的朴实,他们的光荣,他们很多时候如同蝼蚁一样无知,可他们的确用他们的身体,构成了你不断跨越的台阶。


? ? 杨改兰的名字我会铭记一辈子,我愿意关注到每一个在底层挣扎的人。无论是故事一那位肮脏的小女孩满脸的笑容,还是故事二里面冷漠的妻子,甚至是故事三里面的带鱼和烈酒,毒瘾者死前的那片五味杂陈奈何天,他们所凝结的对美好生活的期望依然是我不能漠视这一切的理由。我愿意铭记,我愿意理解,我愿意努力,让世界变得不那么糟糕。他们的痛苦,不断提醒我自己,我得以保持现在的生活,我应当深感愧疚。